2014威尼斯双年展之新西兰展馆


项目信息
展览名称:最后的、最孤独的、最可爱的
参与者:新西兰,新西兰建筑研究所,Mitchell & Stout Architects
专员:Associate Professor Tony van Raat
策展人:David Mitchell
助理:BArch=建筑学学士
Dr. Mike Austin, BArch (Hons) Ph.D
Frances Cooper, BArch (Hons)
Rau Hoskins, BArch MArch (Hons)
Chia-Lin Sara Lee, MArch (Hons)
Julian Mitchell, BArch
Claire Natusch, BArch (Hons)
Rick Pearson, BArch (Hons)
Ginny Pedlow, BArch
Julie Stout, BArch

本次报道的2014威尼斯双年展中的新西兰展,首次参展。由获奖奥克兰设计师David Mitchell策划,展览被命名为“最后的、最孤独的、最可爱的”,引自Rudyard Kipling的诗歌《The Song of the Citiespoem》。
展览把新西兰独特建筑场景作为焦点——来自传统而被忽视了的太平洋根基,用以主导国际影响力。

展会背景/David Mitchell——创意总监,新西兰展
“应对库哈斯主题,‘吸收现代性:1914-2014’,参加第14届威尼斯双年展要考虑什么是已经失去了的——‘民族特色抹杀’,还有什么可能还会被发现——‘独特的民族特色留存’。在全球化进程中有没有不同的可能性?
展览,‘最后的、最孤独的、最可爱的’,展示了在新西兰仍然存在的伟大的无名英雄,太平洋建筑,无论是毛利人的建筑,早在750年前就到达新西兰,以及在现代影响下的设计建筑们。“

“太平洋建筑与欧洲建筑有着根本的不同。欧洲传统体量巨大而坚硬,但太平洋传统建筑则轻盈而灵活,板梁结构,填充墙体,往往架高地板、突出屋顶。它与石头建筑同样坚固。”

“图示说明建筑传统之间的对比,以及新西兰内战期间文化力量的平衡,由在奥克兰战争纪念馆(1929)毛利人的仓库或是Pataka的监禁提供,其新古典主义的造型证明现代主义后期出现在一个保守的英国殖民地。”

欧洲传统渴望永恒,太平洋传统认知无常。太平洋建筑4000年前就出现在亚洲东海岸,并向东迁移,从一个岛到另外一个岛,跨越海洋,由第一代定居者带来。这同样也是日本建筑的基础,在20世纪中叶直接影响了许多新西兰建筑设计师。

新西兰建筑的太平洋基因显露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设计的轻木板房,20世纪70年代的极屋。在2011年一场毁灭性的地震之后,基督城,曾经是预制混凝土技术的本土中心,如今成为研究弹性、后张预应力、木结构技术的中心,这与太平洋传统完全一致。

借助于David Mitchell40年的实践,以及几十年对于太平洋建筑的研究,“最后的、最孤独的、最可爱的”是太平洋不同点的一个论据。在新西兰,过去百年的建筑史显示出国际形势的影响力,太平洋建筑传统的延续,例如在奥克兰艺术画廊的建筑,以及交叉建筑的出现——现代的突变形式。

翻译自Bustler



发表见解

(以便回访)

同和山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