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雷珀斯场/ Kinnear Landscape Architects


KLA_Drapers_Field_Water_play_jets

景观设计师:Kinnear Landscape Architects

地点:英国伦敦

景观设计师和项目负责人:Kinnear Landscape Architects

建筑师:Mae Architects

项目年份:2014

摄影:Adrian Taylor

工程师:Webb Yates Engineers

质检:Cinns

M&E工程师:Synergy Consulting

客户:London Borough of Waltham Forest

预算:三个场地4.3百万,包括德雷珀斯场

KLA_Drapers_Field_Channel_and_splash_pools

德雷珀斯场在奥林匹克遗产中占有战略性角色。这个位于伦敦东区的新公园,是在奥林匹克公园中向现有社区发展的新奥林匹克首个项目。KLA受命振兴位于莱顿的三个公园,由奥林匹克部门106基金会。有策略的在利河谷设计这些项目,KLA应对伦敦遗产开发公司针对奥林匹克边界的“拼接边缘”方向。

KLA_Drapers_Field_Hill

莱顿作为关键复兴区连接现有东伦敦社区,新东村(前身为运动员村)以及奥林匹克公园。德雷珀斯场,在2012奥运会期间座位服务机构,坐落在新旧交汇处。在德雷珀斯场的新公园是一个链条-通过KLA设计的米尔巷寺院-服务于奥林匹克村项目:乔巴姆学园和社区运动场,以及四个住区。KLA为这些场地制定策略性策划,实践利用射击帮助弥合奥运会边界边缘的不同项目。历史上,德雷珀斯场之前用于足球,但很大程度上为本地社区利用。初始用户呼吁再提供体育设施,场馆的整修以及建设一片游乐区。建立在业主的初始需求智商,一个共同的目标出现了,现有以及新的社区都应该自更宽泛的奥林匹克遗产受益-一处遗产能够鼓励儿童和年轻人参与运动,通过游玩和非正式活动。这个非正式正式设计目的。

KLA_Drapers_Field_Site_Plan_and_Section

因此,主要目的是创造一个运动和游玩的场地,在去往乔巴姆学园学校的线路上,在奥运村内。KLA设计乔巴姆学园外部空间,让其在两个场地之间找到共同的审美。

KLA_Drapers_Field_Swale_Deck_and_Waves

除了改进运动设施,创新的景观鼓励非正式游玩和其他活动使用,例如自行车道,也可以用作自行车训练。亭子的翻新成为关键的社区中心和咖啡同时也有了与公园新的更强的物理关系。新的大胆的,巨大尺度的瓦楞纸景观,让整个景观都可以游玩。

KLA_Drapers_Field_Site_Plan_and_Section_3

诱人的波纹形式,由草皮和混凝土制成,增强了游玩机会以及游乐器械的挑战。通过切割草坪,有趣的路线也鼓励在蹦床和沿线其他元素。水戏,嵌入波纹形式中,集成水泵和孩子们可以通过渠道控制的水流,创造飞溅池。游玩路线通往学校的方向还包括一个自行车轨道,有障碍空间以及用于基本自行车课程。这涉及伦敦自行车运动力求安全自行路线通往学校和GLA的目标。通过增加足球到奥林匹克村,德雷珀斯场现在是新旧社区聚会和整合的主要机会之一。KLA现在完成了位于奥林匹克村的乔巴姆学园,还设计米尔巷寺庙内好玩的城市界限。

KLA_Drapers_Field_Riding_the_Wave

翻译自ArchDaily



发表见解

(以便回访)

同和山致